<dl id='dfbvr'></dl>

    <fieldset id='dfbvr'></fieldset>

    1. <ins id='dfbvr'></ins>
      <i id='dfbvr'><div id='dfbvr'><ins id='dfbv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dfbvr'><em id='dfbvr'></em><td id='dfbvr'><div id='dfbv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fbvr'><big id='dfbvr'><big id='dfbvr'></big><legend id='dfbv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dfbvr'><strong id='dfbvr'></strong><small id='dfbvr'></small><button id='dfbvr'></button><li id='dfbvr'><noscript id='dfbvr'><big id='dfbvr'></big><dt id='dfbv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fbvr'><table id='dfbvr'><blockquote id='dfbvr'><tbody id='dfbv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fbvr'></u><kbd id='dfbvr'><kbd id='dfbvr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dfbvr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dfbvr'><strong id='dfbv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i id='dfbvr'></i>

          八卦來瞭丨贊新作有精氣神 郭京飛:成長就是變成餘歡水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2

          趙錢孫李,周吳鄭王,馮陳楚魏,切糕沾白糖。大事小事,不如小編帶你看新鮮事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不讓大傢久等瞭,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。

          正午陽光的新劇《我是餘歡水》,以12集的體量,做瞭一次有趣的嘗試。不僅僅是劇集長度和播出形式上的新嘗試,更主要的嘗試,是在故事和人物上。這個當代都市劇,不聚焦傢長裡短,兒女情長,職場爭鬥,社會問題,但同時又包含以上種種,將這些都市生活的各個切面,映照在一個小人物:中年“盧瑟”餘歡水身上。

          餘歡水其人,也不是什麼大惡人,但他軟弱,雞賊,卑微,自私,要面子,撒謊成性,偶爾占小便宜,以一人之身糅合眾人之劣根性,他那些雞零狗碎的喪氣日常,往往能讓部分觀眾看到自己生活的影子。這個角色有他的可憐,有他的可愛,像每個被生活搓磨但良知不泯的小人物,但就是這“小人物”,最不好演。

          有人評價,“餘歡水隻能是郭京飛[微博]演”。郭京飛確實也恰如其分地將這個“小人物”的平凡性和豐富性,同時給撐住瞭。郭京飛自認,如果是在自己更年輕時接到這類“小人物”,他可能沒有自信詮釋好,“隻能演個外殼,戴個眼鏡,哈著個腰,也就是這樣,演不出這個魂來。”而如今他的生活閱歷,讓他覺得,他可以演瞭:“因為我見到過太多人的不易,也能夠回憶起我自己的不易。”

          “成長就是變成餘歡水。”郭京飛玩笑道。

          《我是餘歡水》劇本所帶有的荒誕性質與諷刺色彩,其實一開始郭京飛是有些擔心的,擔心創作方向走得太“花”:用上很多形式和炫技,折損瞭最本質的東西。導演孫墨龍和他達成一致,還是要走現實主義的路子,“我們跟墨龍哥一起決定要,真摯一點的表演,真摯一點創作。因為風格已經荒誕瞭,你再不真摯,那就真的變成扯瞭。”

          “真摯”是郭京飛一再強調的一個詞,他認為塑造餘歡水,這是最關鍵要素。為瞭做到這一點,他得去掉很多表演中的“招”:“我是一個‘招’特別多的演員。因為我在話劇上滾瞭很長時間,很多演員都清楚,真正行大道的,就是要把那些東西都去掉,偶爾可以蹦出來一點,但一定要蹦得準。”他打比方說,這就像是為瞭活動方便,大冬天的把棉襖什麼的都脫瞭,脫得越少越好,越自在方便,但是那叫一個冷啊。“你學瞭一大堆能夠保護自己的東西,但都得扔掉,方見真摯。”

          “表演應該是這樣,塑造人物是必須得要有靈魂的。”郭京飛說道。但對於餘歡水這個人物,他認為,他是個“魂魄不全”的人:“餘歡水那樣,就是魂沒瞭。那次車禍出賣瞭死去的朋友,當時的驚慌失措,魂不附體,他一直沒好。那種多年的愧疚,導致瞭他越來越不自信。越不自信,別人越看不起他,越看不起他,就越要撒謊,越撒謊越不自信,變成惡性循環,直到走到谷底。”

          當年撒的那個謊言,讓餘歡水的生活和這個謊言死死捆綁在一起,好像他的生活隻能靠一個又一個謊言去支撐,不然就要徹底破碎瞭。這個謊言構成瞭餘歡水人生最晦暗的底色,不管他的故事有多少讓人捧腹大笑之處,有多少觀眾所認為的“逆襲”的光芒,這抹底色巋然不動。“喜劇的原理就是,我們喜歡看到一個人在抖包袱的時候是真的痛苦,也就是我所說的‘真摯’。”郭京飛說道。“大傢不停地用‘逆襲’這個詞,其實是一種對生活的希望,而當大傢有這種希望的時候,就證明大傢都是壓抑著的,那真的就人人都是餘歡水。你再痛快,再樂觀的人,都逃避不瞭命運的無奈。你看餘歡水發泄得爽,但實際上,他沒有改變自己的命運。”

          這構成瞭餘歡水這個故事中喜劇部分的厚度,那不是咯吱人的歡笑,不是“小孩子在大人面前人來瘋那種便宜勁兒”,而是悲苦中一點荒謬的甜。“你想讓觀眾感覺到甜,你必須先給大傢吃點苦。我們要覺得一個橘子酸,先吃點更酸的,然後再吃這個,就會吃出點甜來。”

          要從生活中咂摸出一點甜味,隻能去嘗點苦的東西,最好還是別人的苦,那現在我的這份苦,好像就沒有那麼苦瞭。這個說法心酸,卻是喜劇能安撫人心的簡單道理。

          “有一個人撞到電線桿子上,這人撞瞭之後,就馬上做鬼臉取悅你逗你,那你不會覺得好笑的,我們喜歡的,是看一個人撞到電線桿子,第一時間看附近有沒有人,忍著疼也要掩飾這種尷尬,那他內心就是痛苦的,而我們會覺得超好笑。這就是喜劇的殘忍,這是我們全人類的殘忍。”

          “餘歡水”是一個有精氣神的作品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餘歡水這個故事我看的時候,感覺蠻容易做成那種更尖銳生猛的黑色幽默的質感,可能有點像寧浩[微博]那種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寧浩那個比較生猛一些,《瘋狂的石頭》那種。孫墨龍導演,他不是那樣的,他比較柔和,但是他骨子裡面有不甘。我們這次拍攝,基本全部都是肩扛,現場就沒有三腳架,三個攝影師完全肩扛,但是他又要求攝影師穩。攝影師肩扛是為瞭讓那個呼吸感出來,這些區別都是專業的才看得出來的,他就這樣。他非常老實認真,但是他也有那種瘋狂的,有點搖滾的東西,他就是不張揚的:我使勁,但是你能看出來,是你的,看不出來,那我反正使勁瞭。

          你看我們過去看的老電影,和現在看的東西,我們現在是融入大量的科技手段,有各種招,但就是不如以前的電影真摯。那個真摯,它是一群人的真摯,那個真摯透過鏡頭,會有一種精氣神出來。“餘歡水”就是一個有精氣神的作品。你說它有多好多深刻,我不敢說,但它就是有精氣神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以前咱們采訪聊到過形象的種子,那這次“餘歡水”這個人物,你有去找他的形象的種子嗎?

          郭京飛:其實沒有刻意去找。好像身邊有很多這樣可憐的中年人,甚至是青年人。我演的時候,演著演著就有瞭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你覺得身邊有很多像餘歡水這樣可憐的中年人?

          郭京飛:很多,什麼樣的都有。 比如說一個被催稿的編劇,要遊走於這個投資人和演員、導演中間。我們每個人都要不停地伺候這個,伺候那個。我發現很多人年紀越來越大以後,開始放棄發聲,放棄說話,放棄表達自己的意思瞭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放棄是因為覺得表達無用?好像表達也起不瞭什麼作用,所以幹脆就不說話不表達瞭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對,你看我們有場戲的設計,就是餘歡水在表彰會上,記者們讓他講兩句的時候,那個麥克風懟到他臉上瞭,嚇瞭他一跳,就那個片段。那個其實是我們生活中經常會有的這種小的尷尬。這也是一種暗示:像我們中年人,想表達,你不知道怎麼發聲,包括餘歡水在大街上哭,電話響瞭,你看也是你想哭,但立刻有個事情會打擾你,然後你再想哭的時候,那個勁兒已經過去瞭。就是憋憋憋,永遠都是憋,沒有那種經歷的年輕孩子看,可能覺得挺好玩,有經歷過的中年人會懂這種時刻。澎湃新聞:你曾說拍攝的每一場戲都很痛苦,但你也覺得這是一個爽劇。所以每一場戲拍得都痛苦的原因是?

          郭京飛:喜劇的原理是這樣的,我們喜歡看到一個人在甩包袱的時候,是真的痛苦,也就是我所說的真摯。舉一個特別簡單的例子,有一個人撞到電線桿子上,這人撞瞭之後,就馬上做鬼臉取悅你逗你,那你不會覺得好笑的,像小孩子在大人面前就人來瘋那種勁兒,那是便宜的。我們喜歡的,是看到一個人撞到電線桿子,第一時間要看附近有沒有人,他忍著疼也要掩飾這種尷尬,那他內心就是痛苦的,但我們會覺得超好笑。這就是喜劇的殘忍,這是我們全人類的殘忍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每一場戲觀眾都笑得很開心,但是每一場戲,對餘歡水來說,都是血淚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對,命運給他折磨成那樣瞭,他就像我們身邊的人,他吃瞭很多苦,他就是不說,他也不哼唧,沒事想給自己舔傷,舔又舔不著,就這麼出現好多小尷尬,又好笑又心疼,這個是我們想要的,餘歡水出來應該是這樣的,而不是那種擠眉弄眼的。在我們戲謔地描述這樣的一個人,整個劇本在創作的時候是俯視的,但你演的時候,必須得要近距離。如果覺得這本來就是戲,按照戲謔的來演,我也不進去,那個東西沒勁,它滿足不瞭觀眾的那種“殘忍”。

          而你想想,你看到餘歡水的時候,你會回憶我們小時候鬧笑話的時候,肯定是覺得極其尷尬、極其痛苦。然後過瞭那個尷尬的時刻,長大瞭,回過頭來就會覺得特別好笑,我們也會跟朋友分享。但是我們記住它的原因,是因為當時它讓我們太痛苦瞭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我在豆瓣上看到一種說法,說這個劇是在膈應人,在審醜。我覺得,是不是因為這個劇一些諷刺的點,可能讓部分觀眾覺得被“冒犯”到瞭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對,我覺得你這麼分析是對的,有可能因為他正在一個類似的階段,或者還沒有對那個階段釋懷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,我隻能說,會度過的,還是得釋然一點,人還是要比較抽離一點兒地去看這個世界。我相信如果釋然一些,就會從容很多,一從容,那個運就開瞭,好事情就會來找你瞭。反而你越鉆牛角尖,你越想不通。而且我覺得,人主要就是恐懼那個“未知”。比如說有很多人覺得:我停也停不下來,我走也走不快。那你就停嘛,休整一陣子嘛,有什麼怕的呢?

          “現在我可以演一個小人物”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群訪的時候你說,餘歡水撒謊成性瞭,但為這些小事撒謊是不值得的。其實我們坦誠來講,每個人都不可能避免撒謊的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是,這是人的社會性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那對你來說,什麼是值得撒的謊?

          郭京飛:有些善意的謊言,我覺得要的吧。那個其實也不是謊,就是一種社交的潤滑劑。比如一見面就說,“你這衣服真好看”,贊揚有的時候是一種態度,不一定是由衷的,但那是我們拉近關系的一種方式。那你說這個算說謊嗎?但在朋友之間,或者和工作人員,在工作的時候,我就沒必要說謊,因為我能承擔說實話的後果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這句話蠻有意思的,你覺得你能承擔說實話的後果,所以不撒謊。人們可能很多時候撒謊,是因為無法承擔後果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其實都能承擔,就是不願承擔。比如你把領導最心愛的酒或者花瓶打碎瞭,打碎瞭就打碎瞭,我就承擔瞭,賠不起我慢慢賠,說實話我自己舒服。但在那一瞬間,我相信有很多人他就不願意說實話,能混過去就混過去,這種謊言多瞭,會讓自己變得不自信,因為我們對自己還是有道德標準的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你覺得你大學的時候是演不瞭小人物的,但是你現在可以瞭。這個是因為生活經歷上的差異,還是別的原因?

          郭京飛:是,就是生活經歷,現在我可以演一個小人物,因為我見到太多人的不易,也能夠回憶起我自己的不易。而小的時候,上大學時還是個孩子,又過得很好,也沒有整合出這種小人物的痛苦的能力。那時候小人物是演不瞭的,隻能演個外殼,戴個眼鏡,哈著個腰,也就是這樣,演不出這個魂來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所以成長啊,郭老師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成長就是變成餘歡水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成長就是接受自己是個小人物這件事情吧,年紀小的時候,我們總覺得,自己最終將成為一個瞭不起的人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對,我記得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個網友的評論,說得挺好,他說小的時候,我們每天想的都是“可能”,到瞭中年以後,我們每天都想的都是“對策”,根本沒工夫去想“可能”瞭。澎湃新聞:其實我看這個劇還蠻受觸動的一個點,是餘歡水他跟妻子、朋友、同事,所有人,他都有一個撕開虛偽假面的一刻,你會覺得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有時候非常殘酷,但他隻有在他兒子面前,他那個情感,是真誠溫柔美好的。

          郭京飛:No,那是還沒有到撕開假面的時候,因為孩子還小。所以這也是我們喜歡小孩,喜歡寵物的原因:我們不需要撕開他的假面,他更沒有能力撕開我們的假面,所以很舒服。當然,這個東西就沒有必要再去表達瞭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你這個悲觀主義者,就偏偏還要再說一句兒子還沒有長大?

          郭京飛:我們一定要看到最冷酷的東西,我們才能夠釋然。不爭,則天下莫能與之爭。這些東西你都不要瞭的時候,你可有可無的時候,很多東西,它就會來找你。我覺得找到心裡的那種平衡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    澎湃新聞:我聽下來的感覺,你就像是在說:抱瞭希望,全是失望;不抱希望,反而會有驚喜。

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贊新作有精氣神 郭京飛:成長就是變成餘歡水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

          本文來源:娛樂 責任編輯:佚名